当前位置 :主页 > 茶学文化 > 内容正文

金枝“妒”孽,这场红颜硝烟终有尽头

【 发布时间:2015-09-07 】

我从未想过,嫉妒可以杀人。 29岁那年,已经在职场翻滚五年的我升为一家跨国公司的小金领。沈梦琪是我的同事。不知为什么,从我们一起进公司那天起,我和她就莫名其妙地较上劲了。